凯迪生态一心求生存卖力出售固废治理达61亿

我所在的公司凯迪生态正在自救,现在是关键时刻。

 

9月29日,我们公司发了好多条公告,说我们计划出售资产来“瘦身自救”。这些出售的资产包括:东北地区的6个已投产及在建的100%股权、1006.46万亩的林地资产,以及杨河煤业有限公司的60%股权,总共价值61.4亿。

我们公司的董事长在带领我们进行的“股权重组+资产处置+债务重构”自救方案中,认为处置非主业资产包、降低债务规模、进行主业经营的恢复是非常关键的。根据数据统计,截至今年6月底,我们公司的有息负债余额是234.58亿元(本金),逾期利息5.92亿元,而且燃料欠款大约有20亿元。

我们公司的负责人陈义龙告诉《中国经营报》的记者:“处置资产回笼的资金将优先保护职工和农户债权,逐步全额清偿那些拖欠了职工工资、社保和燃料客户(农户)欠款的。”我们公司将通过结合资产处置变现清偿等方式化解掉大约140亿元的有息债。我们公司凯迪生态将持续选拔经营健康的目标,所以我们采取了剩余最高不超过100亿元有息债务采取留债展期的方式对公司的债务进行重组。

通过公告我们可以得知,我们计划以20.6亿元的价格把蛟河、汪清、桦甸这三个已投产生物质电厂和敦化、嫩江、榆树这三个在建电厂的100%股权出售给山东水发。然后我们计划以31.8亿的价格把旗下的1006.46万亩林地资产出售给湖南中战红森林林业产业并购股权投资企业。最后我们计划以9亿元的价格向长沙红森林一号私募股权基金企业出售杨河煤业有限公司的60%股权。

从中可以看出,参与我们公司凯迪生态的资产收购的中战红森林和红森林一号都是中战华信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旗下的基金公司。这也是我们为了甩掉负担而选择将资产出售给战略投资方的原因。我们计划通过引入更多的战略投资方来进行股权重组,以此实现我们公司的目标,这样我们就能更好的提升主业,实现更贴近我们公司健康经营的目标。作为凯迪生态的代表,我想向大家介绍我们引入的接盘方:陈义龙领导的新管理团队。

在此之前,我们公司于8月3日发布了有关筹划资产出售的提示性公告。当时,中战华信通过自行管理或协调其旗下管理人管理方式,发起设立并购基金一揽子收购我们公司准备出售的业务资产包内全部资产,包括风电项目、杨河煤业、在建生物质等10项资产类型。中战华信计划通过并购基金尽快将其收购的业务资产包分类出售处置。

我们当时给出了时间表,各方同意在2018年9月30日前完成上述尽职调查、基金募集工作,采取“标底底价+溢价分成”方式打包出售相关资产。第一批处置的资产包括平陆、盐池、阜新三家风力发电厂、公司持有的杨河煤业60%股权和位于东北的上述6个生物电厂项目。

但是,在此次公告中出售的资产和之前披露的内容有一定的出入,主要表现在风电资产包变成了林地资产包。

我之前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曾表示,公司在近几年内专注于生物质发电项目,并以此取得了不少成果。现在我们选择了陈义龙领导的新管理团队,希望能够在他们的帮助下完成公司的重组计划,进一步提高我们公司的主业水平,实现健康经营和可持续发展。,我们公司的生物质电厂逐步恢复了运营。据陈义龙介绍,公司近几年的投资耗费了巨大的资源,尤其是林地资源,为公司的发展带来了沉重的负担。公司圈占了大量的生物质发电项目,现在正在开发或待开发的项目就有100多个,加上拥有1018万亩林地,而短贷长投和资源严重不匹配的操作方式导致了现金流的紧张,各项重大风险也集中爆发。

为解决这些问题,我们决定出售煤业公司和林地资产,并预计在明年3月底之前回笼资金70亿元左右。此次股权转让协议的签署有助于剥离部分资产以减轻我们上市公司的经营负担,同时获取较大数额的现金对价,缓解公司财务负担,并全面化解公司债务危机。

和出售计划类似,生物质电厂的恢复生产工作也备受关注。通过政府部门的大力支持和债委会的积极协调下,我们公司的16家生物质电厂已经逐步恢复了运营。我们相信,在新管理团队的帮助下,我们公司将会更加健康地发展,成为行业内的佼佼者。进行了阐述。我公司近几年的投资耗费了大量的资源,尤其是林地资源,为我们的发展带来了沉重负担。除了圈占了大量生物质发电项目外,我们还拥有1018万亩林地。而短贷长投和资源严重不匹配的操作方式导致了现金流的紧张,各项重大风险也集中爆发。

为解决这些问题,我们先后通过创新的方式,例如与各电厂债权人逐一协商沟通,创新燃料供应商和农户合作模式等方式,累计恢复了16家生物质电厂的生产运营工作。通过电厂、燃料客户、金融机构债权人等多方协议的签订,我们相关子公司与各方达成一致分配原则,即通过按比例一部分资金用于偿付金融机构债权人到期利息、一部分用于生产经营支出的方式,部分电厂资金账户已解冻、生产已恢复。

为了进一步推进生物质电厂恢复生产工作,我们还探索了“按度电燃料成本承包电厂燃料采购模式”,并在湖南安仁等电厂实施的基础上,有望向其他电厂推广复制。我们相信,通过这些措施的实施,公司将尽快全面恢复生产,步入持续经营轨道。法正常交易。我们对此深感遗憾,但我们也在积极应对,并在与相关各方沟通中争取更好的解决办法。

我们深刻反思了公司目前所处的困境,认为是经营管理团队内部管理失控,部分高管经不起资本市场利益的诱惑,将我们推向了深渊,是此次债务危机爆发的主要内因之一。

通过签署资产出售合同、部分生物质电厂逐步恢复生产、全面调整董事会成员等一系列动作,我们正在朝着向好的方向发展。我们的目标是通过资产重组回笼资金,降低有息负债,为后期的股权重组和债务重构提供更加良好的条件。

但是,我们也要承认,此次资产出售合同的签署并不意味着资金回笼会一切顺利。由于债务违约,目前一些金融机构和投资权益人发起了400多起诉讼,导致部分电厂经营账户被冻结,同时监管机构也对阳光凯迪的股票进行冻结,使其无法正常交易。我们深感遗憾,但我们也将会与相关各方沟通,争取更好的解决办法。我们公司目前面临着债务危机,面对着400多起诉讼。这些诉讼案件分布在北京、上海、天津、湖北、湖南、安徽、江西等24个省(市),类型也多种多样。其中以借款、租赁、保理等融资纠纷案件为主,还有部分属于买卖、施工和运输类纠纷。

我们之前计划将全国范围内的资产集中到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后统一处理,但该项工作尚未确定具体的时间表。无论如何,我们在债委会和各级政府部门的支持和协调下,正在积极推进相关资产的司法解冻工作,有信心全面化解危机,早日走上健康发展轨道。同时,我们还在考虑通过出售价值约61亿元的资产,来清偿债权和解决危机。

这个阶段对我们来说不是容易的时期,但我们相信无论发生什么,我们都能够共同度过难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