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义龙否认大股东侵占 凯迪生态瘦身自救

9月15日下午3:30,“凯迪公司‘瘦身自救、积极重组、致力多赢’情况说明大会”在武汉召开。

《中国经营报》记者在会议现场了解到,在持续一个半小时的情况说明大会上,集团董事长、环境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凯迪生态”,000939.SZ)董事长兼总裁就市场及投资者、燃料客户等关心的债务危机爆发的原因、化解债务危机的思路、瘦身自救和重组进展以及“大股东侵占”、凯迪生态实控人问题等焦点议题一一进行了回应。

9月15日,陈义龙现身凯迪公司情况说明大会并回应多重质疑。

摄影/本报记者 张家振

据了解,这也是陈义龙自今年8月8日重新掌舵凯迪生态以来,首次在公开场合露面。凯迪生态内部一位不愿具名的负责人告诉记者,近期陈义龙等公司领导每周都会到北京向中国银保监会汇报工作,并取得了众多积极进展。

  陈义龙在会上表示,凯迪生态拟通过“股权重组+资产处置+债务重构”联合重组的方式,主要以处置非主业资产包为切入点,实现降低债务规模、推动债务分类重构目标,并以资产处置现金流推动债务重组及主业恢复经营,最终引进战略投资人完成股权重组、全面恢复生产经营,帮助凯迪生态重回健康经营轨道。

反思债务危机

作为国内第一大生物质发电企业,凯迪生态经历了从高光时刻到深陷债务泥潭的快速反转。

5月7日,凯迪生态爆发“6.9亿元中票兑付违约”事件,这一生物质明星企业也迅速陷入跌落的轨道。其中,公司企业信用评级由AA降为C级,大部分融资通道被关闭,导致到期债务无力偿还,各方债权人维权诉求及诉讼接踵而至,企业银行账户以及所有抵质押资产大都被债权人冻结,电厂也陷入了缺料停产的困境。

针对导致公司目前困境的原因,陈义龙进行了深刻反思:既有国家去杠杆导致融资难、融资贵的外因也有公司资源错配、管理不善等内因,但关键还是内因。

陈义龙分析道,凯迪生态爆发债务危机,一方面是公司近几年发展过快,投入约百亿元资金用于圈占优势资源,仅圈占的正在开发和待开发的生物质发电项目就达百余个,此外还有1018万亩林地资源,短贷长投、资源严重错配等操作方式导致现金流紧张,各项重大风险集中爆发。

根据相关统计数据,截至7月底,凯迪生态共背负有息负债本息238.82亿元,在有息负债余额中,本金234.58亿元,已逾期利息4.24亿元。不仅如此,在无息债务中凯迪生态还负有燃料欠款、工程及设备欠款、员工工资以及林地转让费欠款等共计28.02亿元。

凯迪生态在今年半年报中也表示,近几年来,国家加大了对生物质能源产业的政策扶持,公司为了抓住产业发展良好机遇,加大了投资力度,加快了发展步伐,在获取了大量绿色低碳优质资源的同时,形成了较大量有息负债,企业债务杠杆和财务成本较高,给企业发展带来了巨大负担。

另一方面,融资难、融资贵一直是民营企业面临的普遍难题。近年来,国家金融领域脱实向虚,大力实施去杠杆措施,导致众多高杠杆、高负债民营企业纷纷陷入资金流动性危机。

事实上,凯迪生态管理层此前就已经充分意识到“跑马圈地”、快速扩张潜存的风险,并于2017年底即着手资产瘦身及重组工作,但事与愿违。凯迪生态方面在半年报中表示,2018年上半年,国际、国内经济形势持续疲软,去杠杆宏观措施持续推进。一季度以来,个别授信银行及非银行债权人基于对公司产业发展认知和还贷信心不足,在金融市场去杠杆多重压力下,开始出现了抽贷或压贷现象。凯迪生态在生产经营指标向好、资产处置、重组混改即将取得进展的背景下,被动陷入短时流动性不足,偿债压力凸显。

“核心经营管理团队跟不上企业发展节奏,尤其内部管理失控,甚至时任部分核心高管经不起资本市场利益滋生,将公司人为地推向了深渊,也是此次债务危机爆发的主要内因之一。”陈义龙分析道。

或引入战略投资人控股

据了解,在处理债务危机的路径选择上,凯迪生态放弃了破产重整或破产清算这一最轻松的路线,而是选择了瘦身自救、全面化解债务危机并引入战略投资人控股的。

“破产重整不符合凯迪实际情况、不符合各方期待,瘦身自救、推进重组虽然艰难却是责任与大义之选,也得到了各方支持和肯定。”陈义龙在会上表示,通过瘦身自救、快速出售非核心主业资产的重组方式,可获得现金推动债务重组,继而降低负债总量、优化债务结构,改变短贷长投现状,此后再引进战略投资推动股权重组,最终实现多赢。

据凯迪生态方面此前介绍,公司筹划非主业资产出售的相关工作“正有序推进中”。据了解,上述非主业资产包括林地、风电、煤炭、蓝光电厂、小水电、80多个在建项目和北海生物质燃油项目等,账面总值约140亿元。

对于前期重组尤其是资产出售等“断臂求生”之路进展不利的问题,陈义龙略显无奈:最初考虑到决策效率等因素,凯迪生态优先选择将民营企业作为潜在交易对手进行接洽,但最后发现,由于凯迪生态拟出售资产体量较大,且这些民营企业在目前的大环境下自身资金逐渐吃紧,虽然有强烈的收购兴趣,却最终无法保障收购资金及时到位。

“公司只能再转而选择国企,其间的辗转周折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重组进展。”陈义龙表示,不像房地产等资产,其转让或出售流程较为简单,凯迪生态拟出售资产的技术含量高,涉及到技术尽调、财务尽调等工作,所费时间动辄数月,再加上拟出售资产逐渐被冻结、查封,更是成为了资产交易的巨大阻碍。

据了解,目前第三方审计、评估机构动用了上百人开展重组尽调,相关工作已接近尾声。首批资产出售获得的现金计划将拿出一部分,优先用于支付员工工资、燃料客户欠款及恢复生产。此外,对于即将下发的5亿多元财政部电费补贴资金,凯迪生态将优先用于支付部分欠付员工工资、部分燃料客户欠款及恢复生产等。

据相关媒体报道,9月6日凯迪生态曾发出《告客户书》,重申企业收到的国家可再生能源发电补贴资金,将优先保障燃料客户和员工工资以及机组正常运行。“全面恢复生产经营,是凯迪重生的希望,也是广大客户收回燃料款的有力保障,更是妥善解决我们当前所面临苦难的有效途径。”凯迪生态在《告客户书》中表示。

陈义龙介绍,在各方共同努力下,凯迪生态旗下电厂的生产恢复工作已经取得实质性成果。比如,通过电厂、燃料客户、金融机构债权人等多方协议的签订,各方达成一致分配原则,即通过按比例一部分资金用于偿付金融机构债权人到期利息、一部分用于生产经营支出的方式,部分电厂资金账户已解冻、生产已恢复。

此外,据凯迪生态相关负责人介绍,在政府部门及债权人的支持、配合下,已有央企表示愿意在一定时期内托管运营部分电厂,支持电厂恢复生产,双方也已达成初步合作意向,相关工作正在推进当中。但其并未透露上述央企的具体名字和托管运营计划。

根据凯迪生态提出的实现“降低债务规模、推动债务分类重构”的目标,具体包括有息负债降至100亿元左右,年限从短期变为长期,利率降至4.9%的基准利率等。

否认大股东侵占问题

在情况说明大会上,陈义龙还就投资人、监管部门和员工等各方关注的“大股东侵占”、凯迪生态有无实际控制人等焦点问题进行了回应。

据了解,自凯迪生态爆发债务危机以来,阳光凯迪集团“大股东侵占”问题一直备受关注,证监会、上交所和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湖北监管局(以下简称“湖北证监局”)等监管部门也多次下发关注函、问询函,要求作出相应说明。

例如,2018年6月4日,湖北监管局向阳光凯迪集团下发监管函(鄂证监公司字【2018】37号),对占款事项进行监管关注,并要求阳光凯迪集团就占用凯迪生态资金的情形予以核实。

记者从相关渠道获得的信息显示,截至2017年底,凯迪生态应收阳光凯迪集团及其关联方各类款项42.9亿元,其中其他应收款22.59亿元、其他非流动资产13.07亿元、应收账款11.54亿元、金融资产2亿元。

上述数据主要来源于众环海华会计师事务所提供的《凯迪生态控股股东及其他关联方2017年度非经营性资金占用及其他关联资金往来情况汇总表》(以下简称《汇总表》),其中涉及武汉凯迪电力工程有限公司、武汉凯迪科技发展研究院有限公司、中薪油武汉化工工程技术有限公司、格薪源生物质燃料安徽有限公司、湖北格薪源生物质燃料有限公司、湖南格薪源生物质燃料有限公司和武汉金湖科技有限公司等多家公司。

据媒体此前报道,阳光凯迪集团在回复湖北证监局的函件中,不仅否认了构成对凯迪生态的资金占用问题,还给出了截然不同的说法。“经过对《汇总表》中所反映数据的核查,初步测算,凯迪生态尚占用阳光凯迪集团及关联方3.51亿元,最终以双方决算确认或审计结论为准。”阳光凯迪集团在回复中表示。

会上,陈义龙也就这一关键问题再次回应称,涉及关联公司之间的有关决算工作正在按照市场化公平原则进行,大股东不存在恶意侵占上市公司利益的情形,目前也并未发现任何明显非经营性占用。

此外,关于凯迪生态实际控制人认定问题也备受关注。例如,深交所在7月18日的年报问询函中详细询问了凯迪生态“关于实际控制人的认定”的问题,并要求阳光凯迪集团说明“是否有意规避控股股东或实际控制人需履行的责任和义务”。

陈义龙在会上表示,凯迪生态无实际控制人的认定公司在披露2017年年报时,董事会对相关问题做出过明确回应。

记者掌握的一份阳光凯迪集团于今年6月23日发给湖北证监局的复函中也明确表示“阳光凯迪集团和陈义龙均不是凯迪生态的实际控制人”。

阳光凯迪集团在函件中表示,根据工商登记资料,丰盈长江新能源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丰盈长江”)出资占阳光凯迪集团资本总额的31.5%,通过中盈长江和武汉盈江间接占公司资本总额的5.19%和1.32%,丰盈长江直接和间接出资合并占阳光凯迪集团资本总额的38.01%,显然不是阳光凯迪集团的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

根据《公司法》第二百一十六条的规定,控股股东,是指其出资额占有限责任公司资本总额百分之五十以上或者其持有的股份占股份有限公司股本总额百分之五十以上的股东。

阳光凯迪集团表示,公司目前持有凯迪生态1142721520股,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29.08%,既不持有凯迪生态50%股权,也无法支配凯迪生态超过30%的表决权,亦无法通过支配上市公司股份表决权对股东大会的决议产生重大影响。

“虽然陈义龙是阳光凯迪集团董事长,但丰盈长江不是阳光凯迪集团的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阳光凯迪集团也不是凯迪生态的实际控制人,因此陈义龙也不是凯迪生态的实际控制人。”阳光凯迪集团在回复给湖北证监局的函件中表示。

会议最后,陈义龙表示,通过开放式协商、合作快速实现所有电厂的生产恢复,这既符合广大债权人、员工的利益,也是公司自救、重组之根本。“凯迪生态坚信,在党和国家、各级省市政府、众多员工、燃料客户以及金融机构债权人等各方的共同努力下,此次债务危机化解及重组工作一定能取得成功,凯迪将以多方共赢局面给农民、给员工、给各级政府及社会各界一个满意的交代。”

对于凯迪生态债务危机化解及重组相关进展,《中国经营报》记者将持续关注。

延伸阅读:

原标题:凯迪生态瘦身自救 董事长否认“大股东侵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