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学院生态文明建设研究中心 宜林山国的居民保护

天地人和,奠定贵州生物多样性 

“峨眉髭蟾是非常稀有的,它对于生存环境的要求非常高,要没有污染、植被好,而这只峨眉髭蟾是在贵州发现的,说明我们贵州的生态环境是很好的。”魏刚教授给我们展示的峨眉髭蟾标本,只是他数以百计的动物标本之一。

魏刚教授1982年开始从事两栖爬行动物的研究,至今以已有三十年,足迹遍布整个贵州,贵州的生物多样性情况,魏刚是再熟悉不过了。“贵州省的面积不大,但是生物多样性排第三,是非常好的。”

根据我国环境保护部的数据显示,贵州省内各类植物达6000多种,植物种类丰富程度居全国第四位,其中国家重点保护树种有71种;目前省内已知的野生动物有11442种,国家重点保护动物87种,其中不少被列入《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动物种类在国内名列第三位;还有各类大型真菌近千种。

而这其中的原因,魏刚总结为两点:先天有优势,后天有保护。

贵州的纬度靠南,气候很适宜植物的生长,所以植被好,这是生物多样性的基础;并且贵州受第四纪冰川的影响相对较小,很多远古物种都保留了下来。“根据我们野外调查发现,贵州的物种数量多,物种种群密度也比较大。”魏刚说。

另一方面,由于贵州对于生态文明建设的重视,在经济发展的同时环境得到了较好的保护。“虽然云南的生物多样性强于贵州,但是由于云南近几年来旅游十分火热,旅游区的生物多样性受到了破坏。”但同为旅游胜地的贵州梵净山,虽然游人众多,但由于环保的跟进,当地的生物多样性得到很好的保护,峨眉髭蟾就是在梵净山发现的。

生物多样性保护,是生态平衡的重要组成部分。而贵州素有“宜林山国”的美称,是我国公认的生物多样性最为丰富的几个省份之一,保护贵州自然环境中“居民”的种类和数量是非常重要的。近日,记者采访了贵阳学院生态文明城市建设研究中心动物生态研究所研究员、两栖爬行动物研究专家魏刚教授,听他讲述贵州的生物多样性保护。

人类活动,影响贵州生物多样性

虽然贵州的生物多样性情况非常好,但并不代表没有问题存在。“从这三十年的野外考察中,我感到贵州的两栖爬行动物的物种数量和个体种群数量是呈一个下降趋势。”魏刚对这种下降趋势的感受很深,“普通老百姓都能感觉到,过去在野外常常能听见青蛙叫,而现在很少了。”

魏刚接着介绍:“虽然也有气候变化等原因,但我认为,影响贵州生物多样性最主要的原因是人类活动。我曾到过一些偏远的地区考察,当地居民还在靠山吃山,导致当地植被破坏很严重。还例如说农药的使用,虽然农药没有直接对野外的生物产生危害,但是通过食物链的富集,最终会影响到物种的生存。”

大鲵则是一个由于人类活动而濒临消失的典型例子。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野生大鲵遍布贵州三十多个县,但由于被大量捕杀,现在野生大鲵已经非常稀少了。虽然现在野生大鲵受到国家的保护,但其生存环境仍然不容乐观。魏刚说:“由于目前人工养殖的大鲵来源非常复杂,存在着各种疾病,还有蛙类的病毒感染,但一般的养殖户对于大鲵疾病的检测是不够的,随着大鲵养殖的水排放到自然环境中,病菌也进入了自然环境,从而影响到了原有的野生大鲵的生存。”

设保护区,保护贵州生物多样性

保护生物多样性,最基础的工作就是了解物种的分布和数量,以及哪些生物需要得到保护,这正是魏刚从事了三十年的工作。

魏刚说:“物种多样性的保护,首先就要知道生物到底有多少种,在哪里分布,不然保护就无从谈起;其次还要知道哪些动物需要保护,这方面国家有《中国濒危动物红皮书》。我做的一项工作,就是除了这个国家标准之外,再根据贵州省的自身实际情况,设定省级濒危物种的评定标准。”

设立自然保护区,是目前保护生物多样性比较好的方法之一。目前贵州省已建有各级各类自然保护区130个,其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9个,省级4个,地州市级16个,县级101个。贵州的物种,有80%在保护区内。也就是说,保护好了自然保护区内的物种多样性,就保护了贵州80%的物种。而省内各个保护区的建立,则离不开魏刚从事的工作。

“我做得最多的是两栖爬行动物多样性调查,就是看这个地区两栖爬行动物有多少种。我们对不同的地区进行调查,得出的结果就为这个地方保护区的批准、建立提供了必要的数据支持。没有我们的数据,保护区也就无法得到批准和建立。”魏刚说道。

如何处理保护区内居民的生活发展与物种保护之间的矛盾,魏刚认为要设立缓冲区。自然保护区核心区内要严格保护,而在缓冲区的居民,则可以引导他们开展旅游业等第二产业,改变靠山吃山的状况。

魏刚还提到,对于普通市民进行生物多样性保护教育,也同样非常重要,而这种教育不仅限于书本中的知识。“可以多去公园、动物园、科技馆,与自然亲近,了解自然与人类的关系,让环保的意识根植于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