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析扬州园林的北方风格

内容摘要扬州园林有“北雄南秀”的风格,北雄的风格表现在山水园具有北方气象,宅园的旱园水作,建筑的尺度大和色彩鲜艳。究其原因有皇族官家园林的沿革、帝王的多次抵扬以及古代便利的水陆交通。当然,扬州园林的风格,有时是很难明确区分是南是北,应该说二者已在融会后有了创新。扬州园林是雄伟中寓明秀,是健笔写柔情,是自成一格的
1扬州山水园的北方气象
南北园林在风格上最明显的差异莫过于大小之分。整体看,南方园林(以苏州园林为代表)多小巧,呈纤丽之态;北方园林(以皇家园林为代表)多雄巨,呈宏丽之势。而北方园林呈宏丽之势的一个重要特点,就是集各地名园胜景于一园,如承德避暑山庄有康熙三十六景和乾隆三十六景,玉泉山静明园有三十二景,北京圆明园也有四十景。可以说,园林成群是构成北方园林宏大壮美的主要因素,这和南方园林多散落于市井郊野有着极大的不同。二者在整体视觉、感官审美上,也就有了不小的区别。扬州园林成群的地方有多处,较有名的一是在新城花园巷一带,如寄啸山庄、片石山房、小盘谷、棣园、秋声馆等;一是在城内东关街,有小玲珑山馆、寿芝园、百尺梧桐阁、逸圃等;一是在城北瘦西湖两岸。尤其是瘦西湖,直通至蜀冈平山堂,因当年清乾隆帝的临幸,使各地官绅富贾俱在河之左右营造园林,记载在册的就有二十四景之多。其间楼台逶迤,屋宇高筑,鳞次栉比,形成了“两岸花柳全依水,一路楼台直到山”的胜景长卷。清·沈复在《浮生六记》中赞为:“平山堂离城约三四里,行其途中里,虽全是人工,而奇思幻想,点缀天然,即阆苑瑶池,琼楼玉宇,谅不过此。其妙处在十余家之园亭合而为一,联络至山,气势俱贯”。李斗的《扬州画舫录·谢溶生序》又有:“开止水以为渠,处处是烟波楼阁”的论述。园多、景美,集成群、连成势,从这点看,瘦西湖景区便颇有了北园宏丽的风貌。
其次,皇家园林选地广,多选可稍加改造的天然山水,是其规模宏大的又一方面。
皇家园林的相地选址,可概括为:地形丰富、取景自然、高下散布、水陆互渗、山水适宜、建筑唯因。而这,又几乎就是瘦西湖景区相地构园的特色。“整个景区显示出完整的景观构成,错落有致的空间层次、起承转合连绵不断的景观序列,体现了突出的整体景观组织特征,是江南私家园林与北方皇家园林艺术相互间借鉴融合的成功范例。”这样产生的效果便是“视野之开阔为苏州园林所不及,而相互呼应却又较杭州西湖紧凑。”瘦西湖如此,计成在扬州所营构的影园也是这样。影园位于扬州旧城南门西南隅的南湖长屿上,四周环境是“前后夹水,隔水蜀冈,蜿蜒起伏,尽作山势,环四面,柳万屯,荷千余顷,蕉苇生之。水清而多鱼,渔棹往来不绝。”这自然朴野的画面,与倚真山真水营构的皇家山水园,如避暑山庄、颐和园、玉泉山静明园等何其相似。这也难怪吴肇钊在《计成与影园兴造》中说:“江南淡淡的云山,园内是陪衬平岗小坂,漠漠平林,显得山体更为平远,构成一幅山水长卷;北面较近的蜀冈,园内是呼应色泽苍古的千仞峭壁,虬曲古松二,显得山势宏大高远,恰又是一幅山水立轴。”此外,以万千的柳树群植于园林,似也可看作是北园的特色之一。瘦西湖三十里河堤上遍植的柳树,烘染出了“一水回环杨柳外,画船来往藕花天”的诗意图景。
郑元勋在《影园自记》中称影园也是“环四面,柳万屯”。陈从周先生说:“苏南后期园林中,杨柳几乎绝迹,然在扬州园中却常能见到。”其更在《说园续》中有以下断语:“杨柳亦宜装点园林……但江南园林则罕见之……而北国园林,面积较大,高柳侵云,长条拂水,柔情万千,别饶风姿,为园林生色不少”。苏州、杭州虽也有以柳为名的景点,如苏州拙政园的柳荫路曲,杭州西湖的柳浪闻莺、苏堤春晓、六桥烟雨等,但从柳树的数量、或与建筑的组景上看,则远不及扬州园林来得密,来得有气势。
2扬州宅园的旱园水作
“旱园水作”本是北方宅园的特色。因北方地下水位低,水源缺,故私家宅园多是旱园,如清代僧格林沁、李莲英在北京海淀的私园。无水当然少精神,所谓“水随山转,山因水活”。一些北园便挖一水塘,点缀些山石,沾点水气,这就被称为“旱园水作”。如北京鼓楼大街南帽儿胡同文煜的宅园,海淀镇苏州街西侧的礼王园,还有傅熹年《记北京的一个花园》一文中提及的西城某宅园,都是较典型的运用了旱园水作之法。扬州据江南江北运河之口,又南临长江,且扬州得名,就有因州界多水,有水扬波一说。但扬州宅园却喜旱园水作,这实在是值得研究的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