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汾汾渭平原治气战场的艰难突围

冬日的一个清晨,山西省临汾市生态环境局大气科科长高欢步履匆匆地走进办公室,眼睛里几条和身上的一丝疲惫透露着昨晚工作到深夜的痕迹,待会儿他要去临汾市大气污染整治调度中心开早会,这是他过去近一年来雷打不动的行程。

高欢不是一个人,在无数临汾环保人和全市人民的付出与支持下,根据生态环境部数据,2022年,临汾市空气质量综合指数同比改善7.1%,六项指标浓度除PM10同比持平以外其余均得到改善,在全国168个重点城市中历史性退出倒十。

在无数临汾环保人和全市人民的付出与支持下,临汾蓝频现。临汾市生态环境局供图

临汾大气治理有多难?

两山夹一川的特殊凹字洼地地形、长期静稳的气象条件、偏重的产业结构,三个因素叠加,让临汾在全国168个重点城市空气质量综合指数排名长期垫底。

难则思变,临汾人没有认输。用临汾市生态环境局副局长张建炜的话来说:在大气污染防治这场战役中,临汾每负重前行一小步,就要付出相较其他城市更多的努力,但再难,我们也必须打赢这场硬仗。

市委、市政府一把手一次次直插一线,现场传导治污压力;各职能部门打破壁垒,勤会商、定方案、严执法,形成工作合力。攻坚克难下,2021年,临汾市空气质量综合指数改善率进入全国168个重点城市前30位。

但这还不够,随着大气污染防治工作的不断深入,临汾市减排空间不断收紧,持续改善环境空气质量的难度一再加大。

转折发生在2022年5月,在临汾市生态环境局的推动下,市大气污染整治调度中心成立,市局业务骨干、中环天合环境科学研究院专家团队联合相关县(市、区)和市直部门共同组成临汾大气污染防治的最强大脑。

走进调度中心,一块大型电子屏幕映入眼帘,代表风向的箭头在电子地图上缓缓转动。调度中心一方面整合了国家和省控环境空气监测站、企业在线监测、空气质量微站等方面的监测数据,另一方面建立以微信群为平台的工作专班,成员为市直部门有关负责人,并邀请市领导入群监督指导。调度中心负责人武晓伟告诉记者。

调度中心通过全天候24小时调度,由分析研判、发布指令、响应落实、反馈审核、评估建账、总结通报进行全过程闭环管理,有效推进了大气管控措施的落实和涉气问题的解决。武晓伟说。

2022年,调度中心共发布大气调度指令2933条,实现对污染源的精准管控,有效提高监管覆盖面,做到不漏点位、不留盲区。

落实是一切工作的生命线。最强大脑经认真商讨后发布的调度指令,需要一线执法人员的精准反馈。

临汾大气污染呈现季节性特点,秋冬季以PM2.5为主,夏季以臭氧污染为主。2022年夏季,削减VOCs排放成为发力重点。临汾市生态环境局执法人员和专家深入生产一线,变执法为帮扶,在企业油漆库,专家们拿着泵吸式便携气体监测报警仪,在每个油漆桶上记录数值,提出问题。

步入调漆间,一块油布罩着的简单调漆操作间出现在眼前,执法人员立即指出:这样是不对的,一块油布哪能把空气中的有害气体收集全,需要整改。

事无巨细,帮扶组还要求企业负责人把油漆库周边所有的小库房全部打开,认真分析研判,帮扶企业制定整改方案……

2022年9月,临汾市生态环境局借着山西省夏季臭氧污染治理攻坚现场执法实战比武东风,围绕生态环境部夏季在线监督帮扶工作,深入曲沃县闽光焦化有限责任公司,为他们做了一次细致入微的体检。图为环境执法人员通过热成像仪查看挥发性有机物排放情况。临汾市生态环境局供图

进入秋冬防后,冬季散煤污染成为影响临汾大气环境质量的重要因素。数据显示,临汾市采暖期和非采暖期空气质量变化明显,2018年采暖季SO2浓度是非采暖季的3.85倍,采暖季PM2.5浓度是非采暖季的2.18倍。

近年来,临汾市借着北方城市清洁取暖改造政策的东风,实现了海拔600米清洁取暖全覆盖,市区二氧化硫指标连年降低,但临汾作为产煤大市,群众早已习惯燃煤生活,清洁取暖改造完成的区域散煤复烧现象时有发生。

深冬时节,户外寒气逼人,临汾市生态环境局综合行政执法队副队长王玮对散煤检查经验丰富:最主要的是看房顶有无煤烟冒出,嗅空气中有无燃煤的气味。

很快,他们就发现一处平房前烟雾缭绕、味道刺鼻。发现问题后,执法人员变检查为沟通,向村民讲政策、讲情理,村民也表示,立即清理,不再复烧。

经过精准调度和一线扎实落实,2022年临汾市夏季臭氧污染同比下降9.1%,为全年综合指数的下降奠定了良好基础。散煤共排查居民56.8万户,发现散煤问题2534个,已全部整改完成。

企业作为污染排放大户,污染防治设施、环境管理水平是影响区域环境质量的重要因素。污染治理没有退路,摘掉污染的黑帽子,临汾才有发展的条件和环境。

绩效分级管理创A退D行动是临汾帮助工业企业提质增效,把政策红利转化为发展动力的有益实践。

2022年3月,《临汾市2022年创A退D工作方案》出台,旨在以差异化管控措施为倒逼手段,引导企业改进生产工艺、改造污染防治设施、改变环境管理理念,达到环境增益、企业增收、协同增效的目标。

生态环境局工作人员多次上门指导,还为我们请来了环保专家一对一帮扶,经过指导整改,我们企业已经达到A级标准。山西华德冶铸有限公司分管环保副总庞伟说,绩效级别越高,在重污染天气期间限产比例越低,带来的经济效益也就越大,预计创建A级企业后每年可增加营业收入6000余万元。

2022年,临汾市共48家重点行业企业成功申报A级、B级(含B-)和引领性绩效企业,其中,A级14家,引领性17家。

除了创A退D行动之外,企业深环保度治理工作也在进行。2022年,临汾CO浓度同比下降10%,有效减少了对区域空气质量的影响。

这背后是临汾市督促企业强化CO有组织和无组织排放管控的努力,同时,全面推进长流程钢铁企业、保留焦化企业深度治理工程,3家保留焦化企业超低排放改造工程全部完成;4家长流程钢铁企业烧结工序达到了省定的超低排放标准。企业提质增效后的绿色发展动能正在平阳大地集聚。

2022年12月下旬,临汾市生态环境局以夏病冬治为核心,启动了挥发性有机物专项检查帮扶行动,组织一市一策专家团队、市局环境执法人员、分局环境执法人员深入企业一线,为企业进行了一次全面体检。图为环境执法人员赵伟用挥发性有机气体分析仪在襄汾县星原钢铁集团有限公司(焦化厂)化产区检测挥发性有机物浓度。临汾市生态环境局供图

近年来,在珠三角退出治气主战场,长三角和京津冀治气取得亮眼成绩的背景下,放眼汾渭平原城市群,治气压力不可谓不大。而透过临汾蓝,临汾人以时时放不下的责任感和齐心共发力的不放弃,让临汾走出了空气质量排名长期垫底的困局,走出了一条行之有效的治气路。

不过,空气休戚与共,城市山水相连。一个城市可以靠自身的决心和努力擦亮蓝天,要想让蓝天成为常态,还离不开汾渭平原11市1区的携手同行。

正如临汾市副市长乔飞鸿所说:2022年,临汾市大气污染防治工作取得明显成效,但空气持续改善的基础还比较薄弱,必须充分认清形势,拿出比别人更大的决心和努力,推动临汾市大气污染治理不断向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