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保基层太尴尬

一次处罚半年都无法执行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无论是地方政府官员还是市民百姓,环保意识都在提高,但由于相关法律的不规范、不完备,造成目前环保法治还普遍存在“两高一低”怪现象,即执法成本和守法成本高、违法成本低。 宁夏石嘴山市环保局污染管理科科长陈厚杰向记者反映说,作为县级环保部门,面对企业的违法排污,我们最直接的手段就是实行1-5万元的经济处罚,但如果企业不服就必须召开行政复议,而且3个月之内还有权到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很多企业就是这样跟环保部门拖着、耗着,所以处罚一次有时候半年都执行不了。 据了解,国有大型企业或上市公司为了顾及社会监督以及企业自身的形象,对环保会更重视一些,小企业很少主动上马环保设备,对环保的认识仅仅是“罚款”。陈厚杰说:“上一套环保设备动辄几百万,而环保部门处罚一次也才几万块钱,这种违法成本实在太低了,有的企业甚至主动要求用罚款来代替上环保设备。” 记者走访的内蒙古海拉尔、鄂尔多斯、乌海以及宁夏的石嘴山、平罗等地,环保部门负责人普遍反映认为,污染防治立法和执法落后于社会生活的需要,是造成企业短视行为的根源,不少地方违法排污行为屡禁不止,结果是守法者经济上吃亏,违法者经济上占便宜,不支出和负担污染防治费用,形成不公平的竞争环境。

违规排污故意说成是事故性排污

由于环保基础性工作薄弱严重制约着环保工作的进展,突出表现在技术人才短缺、设备老化,数据缺失。 乌海市是内蒙古高耗能产业基地,该市80%的工业都集中海南区。海南区环保局局长龚小平说,相比起以前,环保部门的地位越来越突出,但现在的任务重、压力大,特别是人员紧张已经成为突出问题。目前环境监察大队只有12人,但面对的工业企业却是175户企业,加上其他企业超过300家。 除了监管人员短缺外,专业的技术人员不足也是基层环保部门面临的一大困境。宁夏石嘴山市环保局污染管理科科长陈厚杰说,最近几年环保工作越来越被重视,基层环保局都是由过去的环保站转变而来,一些人员也是由其他部门分流而来,人员素质参差不齐。由于专门的技术人员奇缺,基层环保部门高价配备的监测设备没人会用、会修,由于环保人员不懂行,一些企业把违规排污故意说成是事故性排污等,逃避处罚等等。 此外,数据缺失也影响着基层环保监管工作。据了解,由于一些企业的管理台账混乱,比如污水处理装置的运行记录基本上都不完整,致使环保部门数据核查困难重重,拿到的数据没有说服力。 内蒙古乌海市乌达区环保局局长郭建英等基层干部担忧地表示,环保基础性工作如果不能加强和改善,很可能会降低环境监管的效果。 政策和体制不完善抵消地方政府积极性过去县市一级政府重经济增长、轻环境保护的现象现在已经出现改观,一些环保欠账多、减排压力大的地方已经把环保放在政绩考核的第一位。但记者在采访中也了解到,由于国家在节能减排的政策体制上还存在诸多不完善的地方,对地方政府的积极性有很大影响。 鄂尔多斯市环保局局长刘恒发说,目前环保工作存在上下责权不对等问题。相关的处罚权限基本都在国家和省一级环保部门,地方除了有限的经济处罚权外,承受的都是责任和压力。以电力企业为例来说,一方面,6大发电集团都是与国家环保部签订的责任合同,对于取消电厂脱硫电价补贴、超标排污处罚权基本也都在国家和自治区一级;另一方面,电厂都在地方,一旦电厂完不成减排任务,追究的是地方政府责任,其实很多情况下我们根本没有制约他们的办法。 由于资源禀赋主要以煤炭为主,在宁夏、内蒙古很多县市,电力行业都是当地的二氧化硫排放大户,但国家规定减排的指标只能是电力企业内部使用,给地方政府带来很大压力。内蒙古达拉特旗副旗长冯文华说,目前电力企业二氧化硫排放量占当地的90%以上,如果不脱硫,二氧化硫排放已经达到饱和状态,但是地方政府费了很大的气力减排下来的指标,当地的项目却不能用。如果国家能按一定比例给地方留用,地方的积极性会更大。 此外,一些基层环保干部还反映,目前列入到节能减排统计数据的只有规模以上企业,但事实上削减二氧化硫和化学需氧量相当一部分都是靠关停小企业来实现的,最终的结果是地方政府牺牲财政收入换来的减排指标却得不到国家的认可。一些基层官员建议,节能减排任务已经到关键时刻,如何调动地方政府积极性是下一步要考虑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