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伏企业再融资:里里外外都是坏情绪

最近这一两年,全球光伏市场高歌猛进,光伏企业增收又增利,迎来前所未有的业绩兑现期。但魔幻的是,资本市场中的光伏却跌成了狗,看好光伏新能源的A股投资者,在过去一年,很受伤! 

东财光伏设备指数(BK1031),从2022年8月19日的最高点2459.83,一路跌到2023年8月18日的1499.41。在过去整整一年中,跌幅竟高达39.04%!而同期,上证综指跌幅仅为3.87%。

一向坚定看多光伏的赶碳号,每当光伏股票惨遭屠戮、一片绿油油之际,内心是有些纠纷和愤懑不平的:光伏企业赚到的钱,难道就是假的吗?

光伏板块很差,投资者预期减弱、信心丧失,原因可能是多方面的。除了对于阶段性产能过剩的担忧以外,无序的再融资、A拆A等,恐怕也是重要原因。

上周五收盘后,证监会有关负责人就“活跃资本市场、提振投资者信心”答记者问时介绍了一揽子相关政策措施。其中专门提到,要“合理把握IPO、再融资节奏,完善一二级市场逆周期调节”。

今天赶碳号就来谈一谈光伏企业再融资。

光伏行业既是高成长、高景气度行业,又是资金密集型行业。光伏企业通过资本市场发展壮大自身的同时,积极创造价值回报股东,这本是一件天经地义的好事。但现实情况是市场闻再融资、A拆A色变,很多光伏企业不是刚刚完成了一轮再融资,就是正走在再融资的路上。

光伏企业高频率、大规模融资,是真缺钱,还是真圈钱?融资目的,是为了大扩产,还是为了过冬囤现金?

01、TCL中环,“我要的不多”

投资者们尚且可以吐槽,不少企业的再融资计划,把自己股价带崩的同时,也把整个光伏板块带崩。但光伏企业之间,却从来不会互相指责,别人融得太多。这是因为,友商融的越多,才能在交易所面前反衬出自己还算“老实、本分”,至少能说得过去。

今年4月,TCL中环推出了138亿可转债融资计划。交易所在第二轮问询中就要求公司回答:“结合同行业特点、前次募集资金使用效率,说明本次募集资金的必要性及合理性。”

TCL中环回复的一部分内容是:“报告期内,同行业企业货币资金及交易性金融资金保持较高水平,且同期进行了再融资。”

于是,TCL中环把近两年融资频次较多、规模较大的几家拎出来,列了一个表格,以证明“光伏行业景气度高,近年快速发展,且属于资金、技术双密集型行业,对资本开支和运营流动资金的需求均较大”,以证明其融资的合理性。

来源:TCL中环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向不特定对象发行可转换公司债券申请文件的第二轮审核问询函的回复第27页现在晶科能源又推出97亿融资计划。假如交易所也问询这个问题的话,那么晶科能源就相对容易很多,完全可以把TCL中环及其回函中别家企业的情况,复制粘贴放在一起即可。

 

02、福莱特,光伏圈的“圈王”

对于TCL中环和晶科能源,赶碳号还有一个建议:融资合理性论述需要对比的其他企业时,可以把做光伏玻璃的福莱特也加进去作为依据。

福莱特2019年上市,到现在三年半时间,含IPO已经完成了5轮融资。

该公司的融资部门战斗力惊人,估计是年中无休的,因为要和券商投行们一起为融资资料而团结奋战!一个明显的例子是,福莱特在2022年5月18日刚完成40亿元可转债项目,2022年6月2日就发布60定向增发预案。这中间只间隔了两个星期。

 

TCL中环易学,福莱特估计不易学。

福莱特融资频次这么高,一大原因在于“早计划,早行动”。

福莱特借光伏发展大势,幸运地利用了此前较为宽松的融资环境,拼命搞钱。但是,现在A股融资环境已有收紧迹象。

之前,上市公司的再融资预案发布后,交易所可能不问询,或者只问询一次以示关切就够了。融资计划从预案到发行,几个月时间就完成了。

03、“千万次的问”

现在,交易所对于融资的监管口径给人的感觉正在收紧。

TCL中环正在推进的138亿的再融资项目,交易所已经问询了两轮。两次问询都涉及到同一个问题:

“根据申报材料,发行人2019年募集资金50 亿,截止2022年12月31日使用 44.6亿元;2021年募集资金90亿,截止2022年12月31日使用61.9亿元。截至 2022 年12月31日,货币资金余额及交易性金融资产余额为146.74亿元……结合同行业特点、前次募集资金使用效率,说明本次募集资金的必要性及合理性。”

对于交易所“摆事实、讲道理”的追问,有的公司可能就会底气不足了。但是TCL中环还是准备了一些资料,一口咬定:缺钱、有必要。

针对本轮融资的必要性、合理性,7月5日,赶碳号此前专门撰文,题为《TCL中环134页长文回复交易所问询,解释138亿再融资原委》。

交易所在第二次问询中特别提到:“请发行人关注再融资申请受理以来有关该项目的重大舆情等情况,请保荐人对上述情况中涉及该项目信息披露的真实性、准确性、完整性等事项进行核查,并于答复本审核问询函时一并提交。”

针对这篇文章,TCL中环作如下回复:

来源:TCL中环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向不特定对象发行可转换公司债券申请文件的第二轮审核问询函的回复第32页04、主动瘦身,就是被动脱水

 

谁又在交易所问询下有所妥协的呢?最近的当属协鑫集成。

今年3月,协鑫集成发布预案,定增募集资金57.99亿元。其中,34亿元干光伏,8亿干储能。

2022年末,公司净资产是22.56亿。57.99亿元的再融资计划,是其净资产的一倍还要多,可谓胃口与自信满满!

被交易所连续问询两轮后,协鑫集成主动修改了计划,去除了储能项目。估计协鑫集成希望融资额自行“瘦身”之后,进度能快一些吧。

再融资一直拖延甚或终止,对公司的影响实在太大了。这方面体会最深刻的,当属一个跨界光伏者——沐邦高科,非常魔幻。

公司在2022年2月发布再融资预案,非公开发行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24.15 亿元(含发行费用);2022年3月第一轮修订,调整为22.55 亿元,今年2023年4月第四次修订,调整为21.85 亿元;今年7月19日第五次修订,调整为17.06 亿元;到了今年8月17日,公司公告说还在修订问询函回复。好饭不怕晚,但这也太“晚”了吧。

时间过去一年半,再融资计划缩水了7个亿,生产玩具起家的沐邦高科这次的耐心也真够可以的。难怪晶科大将郭俊华跳槽到沐邦这么久,公司在跨界光伏上都没有什么大动静。机会不等人,看来这次真有些凉凉了。

沐邦这事,如果让福莱特的团队来干,估计两轮再融资都搞完了。当然,这只是句玩笑话。

05、头部企业,相对更节制

光伏行业发展快、扩产快,企业对资金的需求就会更旺盛。

但是,我们必须也要承认一个现实:龙头光伏企业,并不是融资最猛的企业。这些企业,往往造血能力更强。

以通威股份为例,公司在过去10年,通过增发融资总额为185亿(不含今年4月公告的正在推进的160亿定增预案),可转债175亿。

来源:通威增发再融资汇总

通威股份自2011年以来,连续12年每年都会现金分红,最近6年,分红累计高达200亿元!

 

 

再来看看隆基绿能的再融资情况。最近11年中,公司直接融资为263.85亿元。

 

从上表中不难看出来隆基绿能的融资频次,要低于行业目前的平均频次。

值得一提的是,隆基绿能很少股权融资,仅有两次使用定增方式融资。

去年,隆基绿能也宣布拟发行GDR,募资不超199.96亿元。这件事常被光伏同行拿出来比较,以证明隆基亦爱融资。但是,现在隆基的GDR事项仍未有实质性推动,也不及其他发行GDR的公司推进速度。

最近六年,隆基现金分红合计75.61亿元。

 

06、里里外外都是坏情绪

不需要统计数据,在A股中光伏行业的再融资频次和规模肯定都是居于前列的。

一年可转债融资,一年定向增发股份融资,这是很多企业共同选择的融资节奏。

投资者对于一些光伏新能源企业的再融资、“A拆A”选择了“用脚投票”。

一些投资者认为,不同市场对于公司估值会有差异,比如A+H或中概回归,但“A拆A”有点“耍流氓”,最典型的当属正泰电器。

现在的市场环境下,很多定增其实也不好发,有的企业大股东私下要对认购的对象进行“保本保收益”,否则就有可能发不出去。企业一方呢,心态也是非常复杂的。

一,大家都扩产,我也必须要扩产,否则就要被比下去,就要掉队。扩产没有钱,就只能问要钱。

二,产能过剩,行业调整迟早是要到来的。手上没有粮,怎么过冬?千万不能因为行业大调整,导致自己的资金链出问题。于是,我们会看到一些企业手上有大把的现金,还是要融资;还会看到,一些企业的再融资可行性方案中,单GW产能需要的资金需求,远高于行业平均水平,甚至高于这家公司利用自有资金的已投资项目。

此外,还有两种心态更为投机,甚至脱离了实业本身,值得监管层重视、投资者警惕。

一是,认为搞股价、搞资本市场,比干实业来得简单容易。光伏本身还是相对“淳朴”的制造业,这样的企业可能不多,但肯定有。就像阳光电源曹仁贤在今年光伏行业半年会上所说的,新进来的很多玩资本的,把光伏行业搞得太浮躁了。

二是,企业在A股上市后,企业家的心态就像进了保险箱一样有所放松,在经营上、财务上也更加激进。从各家光伏企业财报可以发现,光伏企业平均负债率都很高,超出一般制造业水平,在70%上下的非常普遍。为什么?就是不用再担心资金链问题,认为只要发一次定增,就能把资金问题都解决了。殊不知,高负债,高杠杆,总归要还的。